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学术动态» 简述沙盒监管

简述沙盒监管

近年来,针对金融创新的沙盒监管模式引起了世界各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注意,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等地的金融监管机构先后推出了自己的沙盒监管计划来规制和促进金融创新的发展。本文通过简述沙盒监管模式,结合我国金融创新监管现状,探索沙盒监管模式对我国的启示。

  

目前,学界已从适用对象、适用标准、消费者保护等方面对域外沙盒监管制度进行了较为详实的介绍(黄震和蒋松成,2017),并对域外沙盒监管制度的底层逻辑、产生背景进行了深入分析(柴瑞娟,2017);部分学者还论述了沙盒监管制度对我国金融监管的启示,认为我国应当建设服务型监管机构、加强监管机构与被监管者之间的沟通(陈冠华,2017);此外,部分学者对我国实施沙盒监管的必要性与可行性进行了初步探讨,认为我国实施沙盒监管时机已经成熟,但面临监管资源等方面的挑战(胡滨和杨楷,2017)。现有文献在对沙盒监管模式与现有法律制度进行衔接的论述稍显不足。

 

沙盒监管的概述

(一)沙盒监管的含义[1]

沙盒(Sandbox)原本是一个计算机术语,是指将新开发的程序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中运行测试,无论运行该程序会产生何种后果,均不会对计算机其他程序产生影响。在软件开发领域,新的程序在正式运用之前,大多会预先在“沙盒”中进行测试,检测运行效果,及时发现问题并弥补漏洞。这既满足了程序测试需求,又不会对已有的程序造成破坏。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FCA)最早将沙盒概念引入金融监管,2016年,FCA正式启动了“沙盒监管(Regulatory Sandbox)”,沙盒监管机制由此诞生。按照FCA的定义,“沙盒”是一个安全空间,在这个安全空间内,金融创新企业可以测试其创新的金融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交付方式而不会立即招致从事有关活动而导致的正常监管后果。事实上,沙盒监管的模式是政府经申请给予实验区内的金融创新企业授权(对应我国可理解为行政许可)后,在保障消费者权益的前提下,放松对参与实验的创新产品和服务的监管,使其不受现行法律的约束,以激发金融市场的创新活力,达到鼓励创新与防范风险的平衡。监管当局会对金融创新企业的测试过程进行监控并对情况进行评估,以判定是否给予正式的在沙盒以外的推广授权。对于金融创新企业而言,可以通过测试新产品或技术提早发现可能面临的风险和问题并加以解决。对监管当局而言,在小范围内给予金融创新监管弹性,不仅可以在相关产品和技术测试阶段探索适合该新产品和技术的监管手段,还有利于缩短金融创新产品和技术从研发到正式推向市场的时间,从而促进整个金融业的创新发展。

  

(二)沙盒监管的本质与意义[2]

沙盒监管的本质是FCA为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寻求去除对创新不必要的监管壁垒,促进金融服务的有效竞争,建设性地与创新企业合作而创造的一种金融创新的监管制度。金融发展史已经充分说明金融的发展就是金融创新的结果,没有金融创新就没有金融业的发展。金融创新是为了满足社会需求的结果,但同时金融创新会伴随风险的产生,人类社会为了消解金融创新的风险采取了对金融业的监管机制,也因此在金融业发展过程中有一个永久的“金融监管与金融创新的关系”探讨的话题。“金融监管与金融创新的关系”问题主要是:首先,在整个金融发展史中,金融监管总是滞后金融创新,因此在金融创新过程中无法有效地发挥金融监管消解金融创新带来的风险;其次,金融监管对金融创新不可避免地有阻碍作用;再其次,在创新过程中怎样保护参与金融创新的金融消费者的权益。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人类社会,以至于人类社会不断在遭受金融风险带来的灾难,这也是金融监管产生于金融危机,又不断地在金融风险事件和危机中变革的原因所在。FCA的“沙盒监管”则里程碑式的尝试解决这些问题。

  

(三)沙盒监管与我国互联网金融监管

沙盒监管的模式值得我国借鉴,特别是在互联网金融监管体制的创新和发展方面。事实上,沙盒监管这一创新在我国并不是没有与之相应的内容,中国互联网金融多年来探索 “软法治理、柔性监管”的监管措施和治理体系,包容了与沙盒监管相似的概念和逻辑。中国过去普遍运用的改革试点与沙盒监管具有理论和逻辑上的相似性,且沙盒监管对于我国金融科技的监管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理念,与沙盒监管很多方面相似的理念实际上已经在我国改革试点中落地。[3]在我国,北京市政府已于2017年初宣布将对互联网金融进行沙盒监管模式的试验,并以房山区“北京互联网金融安全示范产业园”作为试验地;此外,贵阳、赣州等地针对区块链也相继实施了沙盒监管计划。可以说沙盒监管模式受到了国内监管机构和金融业界、学界的积极关注。

 

沙盒监管模式对我国的启示

国际上实行的沙盒监管模式对我国的启示就是要转变金融创新监管理念。在金融创新与防范风险中寻求平衡是当今世界各国对待金融创新的普遍难题。一个众所周知的道理:创新才能发展,金融创新推动金融业的发展。因此容忍、鼓励创新是对待金融创新的正确态度,与此同时该如何在法律框架内鼓励创新、监管创新、防范创新产生的风险和危害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第一、完善监管模式,推出中国版沙盒监管模式

我国的金融市场还不完善,创新活力有所提高但仍欠缺,与此同时我国的创新金融的风险问题也较为突出,因此有必要在鼓励创新的同时规制金融创新的健康发展。沙盒监管正是一种好的规制模式,这种模式的思路和我国提出的对互联网金融“试点改革”“柔性监管和刚性监管”的理念相类似。柔性监管是指通过数据监测、信息披露、窗口指导、约谈等方式进行规制;刚性监管是指以行政力量、法律手段加以强制性规制。总体而言,我国可以借鉴他国的经验,推出中国版的沙盒监管模式,为我国的金融创新特别是互联网金融的创新规制提供良好的试验环境。

第二、改变监管理念,建设服务型监管机构

总体而言,我国现阶段对金融创新的监管特别是对互联网金融的规制是被动式的,通常是出现问题再研究如何监管,在金融创新较为缓慢的时期尚能适应。但如今被动监管的思路已不能满足金融创新发展的需要。因此监管部门应当因时制宜,变被动为主动,尽量让监管手段创新与金融创新同步发展完善。我们应当看到,英国等地的沙盒监管模式既是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的试验,也是监管模式的试验。FCA在沙盒监管的测试过程中,积极与被测试企业就监管问题商议沟通,一方面为企业提供合规指导,另一方面听取企业的建议改进监管方式,使产品、服务与相应的监管手段、体系在测试中良性互动,达到了新的监管方式与新的金融创新共同的发展和完善。这不仅妥善解决了监管滞后的问题,对于受监管的企业而言,监管部门所提供的政策咨询、项目合规指导等服务,能大大缩短金融创新型产品和服务的上市的周期,节约研发成本,提髙效率。这样的“监管套利”值得鼓励和借鉴。

  

第三、协调沙盒监管与现有法律法规

一方面,沙盒监管在授权、监管豁免等方面的宽松条件需要得到现有法律法规的认可,避免监管者与企业间的权责不清。另一方面,沙盒监管需要在法律框架下展开,沙盒中管理者的行为、创新企业的行为以及监管机构和企业间的相互合作等都应该得到规范。而面对快速发展的金融创新,现有的金融监管法律体系往往存在一定的局限。建议监管部门积极开展市场调研,了解金融创新的前沿问题,与相关企业开展合作,吸取不同市场主体的意见建议,主动推动监管法律法规升级。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在中国实施沙盒监管模式将面临操作层面的挑战。例如沙盒监管对监管资源配备的要求较高。从创新标准的审定、消费者保护措施的设立、对创新企业的沟通指引以及对创新成效的评估等都需要监管者增强在机构设置、人员配备、技术储备和管理机制等方面的建设。因此,在我国推行沙盒监管作为一项全新的金融监管机制,在未来的架构设计方面需要慎重考虑。[4]

  

参考文献


[1]陈冠华:英国“监管沙盒”项目对我国金融创新监管的启示 [J]. 证券法律评论,2017年00期
[2]李爱君:《沙盒监管》对我国金融创新监管的启示 [J].中国品牌,2017年第03期
[3]黄震、张夏明:互联网金融背景下改革试点与监管沙盒比较研究 [J]. 公司金融研究,2017年Z1期
[4]胡斌、杨楷:监管沙盒的应用和启示 [J]. 中国金融,2017年第02期
[5]张景智:“监管沙盒”的国际模式和中国内地的发展路径 [J]. 金融监管研究,2017年第05期
[6]李有星、柯达:我国监管沙盒的法律制度构建研究 [J]. 金融监管研究,2017年第10期
[7]蔡元庆、黄海燕:监管沙盒:兼容金融科技与金融监管的长效机制 [J]. 科技与法律,2017年01期
[8]黄震: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未来趋势 [J]. 人民论坛,2017年第23期
[9]朱太辉、陈璐:Fintech的潜在风险与监管应对研究 [J]. 金融监管研究,2016年第07期
[10]黄震、蒋松成:监管沙盒与互联网金融监管 [J]. 中国金融,2017年02期
[11]尹海员:金融科技创新的“监管沙盒”模式探析与启示 [J]. 兰州学刊,2017年09期
[12]张斌:互联网金融规制的反思与改进 [J]. 南方金融,2017年第03期
[13]颜勇:英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监管沙盒机制研究及启示 [J]. 西部金融,2017年第07期
[14]宋佳儒:金融监管在Fintech兴起背景下的制度选择—以“沙盒模式”的移植与本土化为进路 [J]. 福建金融,2017年第07期
[15]王慧慧、李宏畅:金融科技创新及风险监管研究 [J]. 改革与开放,2017第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