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学术动态» 破产程序中设置劣后债权的必要性分析

破产程序中设置劣后债权的必要性分析

 

 

一、问题的提出

工作中,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报送一请示案件。案情显示,该院在审理某房地产破产清算案中,因近期房地产市场行情回暖,管理人按照《破产财产分配方案》进行分配后尚有大量现金剩余具体如何处置,存在意见分歧。

 

第一种意见认为,我国现行立法在破产债权制度上采取的是区分优先债权和普通债权,《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一条和第六十二条规定了不属于破产债权的种类,包括滞纳金、行政和司法机关的罚款罚金、破产宣告后的债务利息、债权人参加破产程序所支出的费用、超过诉讼时效的债权等。从破产法和公司法等法律的原理出发,破产企业的剩余财产应属所有者权益,故应当直接分配给债务人股东。

 

第二种意见认为,破产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仅为对债权人债权的程序性限制,现分配后尚有剩余财产且债权人要求继续分配,就应当继续对债权人从破产申请受理时至破产宣告时这一期间的利息进行清偿,如还有剩余部分,再作为所有者权益分配给债务人股东。

 

 

二、问题的分析

司法实践中出现的破产清算后剩余财产的分配问题,现行破产法及司法解释尚无明确规定。实际上,这涉及对债权的分类问题。

破产理论上,有优先债权、普通债权、劣后债权之分。劣后债权是指在破产清偿顺序上后于普通破产债权的债权。通常情况下,破产企业基本都陷于资不抵债的境地,其破产财产的有限性和劣后债权的最后受偿地位决定了劣后债权一般都得不到受偿,所以现行破产法对此未作规定。因此,《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一和六十二条将劣后债权规定为除斥债权,不得从破产财产中受偿。对此,有学者认为,从经验看,债务人破产时普通债权尚难完全清偿,从破产效率角度看,将除斥债权转为劣后债权似无必要。

 

实际上,从债权的性质来看,劣后债权虽仅在普通债权完全受偿后仍有剩余财产时才可能受偿,但其在破产程序中可受清偿的权利并未被剥夺,这与除斥债权存在显著不同从法律规范的周延性来看,即便劣后债权受清偿的可能性很低,但不排除可能有特殊情况下的案例出现,为保证有法可依,立法机关也应当将存在可能性的劣后债权予以规定。从对国外立法现状的考察来看,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国均规定了劣后债权制度。

 

此外,从公平原则来看,公平原则是破产法最根本的原则,破产财产分配顺序正是公平原则的体现,根据债权人的地位、债权性质、形成原因等因素对于不同债权区别对待,形成不同的清偿顺序,以期实现尽可能理想的公平清偿目标。现行立法下仅有优先债权和普通债权两个序位,没有充分考虑到在普通债权中仍有部分特定债权因各种原因而区别于普通债权的情况,如不增设劣后债权,而把这些债权全部否定,是对这些债权人权益的极大不公平。

 

 

三、问题的延伸

 

2018年3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称“《会议纪要》”),该会议纪要第27条、28条和39条对破产债权的清偿原则和顺序做出了重大调整。

《会议纪要》第28条针对“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清偿顺序的债权”,确定了人身损害赔偿债权优先于财产性债权、私法债权优先于公法债权、补偿性债权优先于惩罚性债权的三原则,并且特别规定了依照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的顺序清偿后仍有剩余的,可依次用于清偿破产受理前产生的民事惩罚性赔偿、行政罚款、刑事罚金等惩罚性债权,而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所列清偿顺序的最后一档即为普通债权,因此第28条的规定已经实质突破了现行破产债权制度上优先债权和普通债权的二元结构,直接确定了清偿顺序在普通债权之后的劣后债权。在此,鉴于我国立法和司法的现状,所以暂时撇开最高人民法院会议纪要是否具备突破现行法律规范而创设法条的问题不谈,单就该条规定而言,虽然以“对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清偿顺序的债权”为限定范围,回避了与《企业破产法》一百一十三条所规定的税收债权和社保债权优先受偿之间的矛盾,但是没有将公法债权中的税收债权、社保债权、行政费用性债权与列举的其他惩罚性债权加以区分,更没有对《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一条中规定的除惩罚性债权之外的其他债权,比如破产宣告后的债务利息、债权人参加破产程序所支出的费用等,这些与普通债权人利益更为攸关的债权却又没有一并做出调整,这对于债权人的利益而言是相当不公平的。

 

参考文献


1.王欣新:破产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75页。
2.徐振增、宫艳艳:《破产法设置劣后债权的问题研究》,载《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